Linhuei Chen

Statement

Autobiography

Home : Transcultural life experience & Home

Symbol

用隧道來象徵自己跨文化生命的歷程,一路往前走向光明的出口。

用宇宙中混有各種不同的顏色代表不同文化間的融合及探索,可能性。

用一顆像問號的樹來象徵自己在新的文化生命中還在慢慢成長的階段,還充了未知,但覺得會長出很新的綠葉!

左邊紅色的錨象徵自己原本的家,是一個固定點,跨像新的文化是一個發散出去的過程,還有著許多未知,還有像星星般的各種發生的可能,有開心的事,也有不開心的時候。

以蛹轉化為蝴蝶的過程來象徵其跨文化生命的體驗。從台灣移居到越南的生活,提供了自己很多養分。

喜歡四處旅行,接觸及吸收來自不同文化的人的經驗,也成為了自己的部份。用彩色蜘蛛網來象徵自己把這些跨文化經驗交織成網的過程,彩色代表了不同的文化。

用來自不同文化的餐點來象徵自己目前的跨文化生命經驗。荷蘭的馬鈴薯及台灣的滷肉飯。很喜歡了解因為不同文化間而生的碰撞可能。

用裝進新東西的燒杯來象徵自己因為跨文化生命而影響的自我主體,思考者自己跨文化的經驗是用一種被動或主動的方式去接受新文化?加入了新文化自己又會變成什麼?

藍色的河流代表現在的我,綠色的河流代表我所接受到的異國文化,流動的河水就像源源不絕的文化衝擊,小小的符號是文化中的每個小事情,連結則是我在這些文化中找尋它們之間的相似處,這樣讓我比較容易去理解不同文化中帶來的矛盾。指向性的箭頭,代表著無論我接不接受,依然照著水流的方向往我而來。

藍色代表自己,也許是因為最近換新工作,一直很不適應,心情不太好,所以使用了藍色,同時我也覺得藍色是很純淨的顏色,想代表自己想保持一顆純淨的心。綠色則是我所接觸過的異國文化。橘色也許是我覺得當異文化和我的認知有所不同時,容易產生火花、碰撞?所以用了暖色。

好像沒有思考很久就馬上下筆了,雖然跨國經驗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但每每看到臉書跳出歷史回顧時,都會想到那時候自己在國外,過著沒有人認識自己的地方的日子,覺得很自在,也很逍遙。

用沙漏來象徵自己在荷蘭與台灣兩地間的變換。存在交替、流動、及時間感。

用吃有毒的生日蛋糕來象徵原本文化裡一種為了符合社會期許而做,但其實自己並不想做的事。希望在新的文化裡能像一顆種籽,長出新的自己。

屬兔的創作者,聯想到狡兔三窟。用兔子窩來象徵自己歷年來居住過的不同地方,每個地方都有不同的故事,但都是曾經的家,對作者來說都是家,都是很重要的生命經驗。

一開始沒想很多,只是試著畫下跨文化生命歷程中,自己生命的轉變過程,由左下到右上。從一開始的黑暗混沌,到漸漸光明清晰。看一看,覺得有點像奶瓶,又有點像火箭升空。

從小時候在台灣一家四口到漸漸長大去另一個城市讀大學,後來12年前出國一直到現在,雖然地理位置換了幾次但其實我對於家的觀感其實是比較與家人有關,所以這張圖其實是描述我的最親近的家人從小到現在的演化

一條由不同顏色的細線所絞成的粗線。每條顏色是不同的人,有些線中間斷掉了,有些線加進來,最後有點糊在一起這樣。其實是反映了小時候對於家的定義很清楚,一路上家裡的人加加減減,現在家人四散各地,對家的概念變得有點模糊~

雖然講到家就會直覺先想到小時候成長的家(地點),不過因為搬家了,家人也在不同的地理位置,所以覺得家其實是人不是地點。雖然還是會想要把家定義在一個地方,但搬家般多了對地點的家就越來越無法定義/無感,此外因為我的家人們是在三個不同的地理位置,所以雖然家人並不模糊但是因為地理位置的關係覺得家的定義變得有點模糊

回顧我的跨文化生命經驗,每個時期都因為自己的狀態而影響了自己在那個國家的經歷。畫完之後也感到驚訝,好像在畫我自己的成長過程!

第一個圖的黃色是剛出國去國外的新鮮感、喜悅、覺得有著光明燦爛的未來旁邊的小點有喜悅的;咖啡色是沒那麼好的回憶,藍色是感到自由。中間的多為不高興的、醜陋的、糟糕的;除了紫紅色的星星是因為交到好朋友、綠色是遇到好人。右邊的:藍色是自由、黃色是美好的回憶、紅色是熱情、粉紅色小圓圈是因為朋友是個很浪漫的人,我也被她的浪漫感染。下面綠色是自由、紅色黃色是保護、藍色是自由。最下方右邊黃色和橘色是光明、能力、圓形右上角是溫柔幽默

我想對自己說:即便過去做了一些沒有那麼明智的決定,甚至連自己都不想接納那個過去...沒有關係,有一股很強的愛和保護;自由和平靜跟你在一起。現在的你已經不再是過去的你,你有了新的自己,有了愛人的能力。甚至因為你的很多經歷讓你變得能對過去一笑置之了,所以擁抱現在的你,勇敢的去愛和去享受這股自由和平靜吧!

流,繞經的漩渦可能是人或事件,有大小與深度、漩渦可能有不同形狀(如圓或橢圓)或配置(如成雙),於是河流也像時間線,但具有蜿蜒曲折、迴盪的維度,使時間逗留

流/跟著引導時想到的象徵物是河流與流/生命本身像河流,流動的過程因為不同的漩渦而受吸引、形成相伴、干擾、共遊、亂流、暗流、洄游(回返) 等等的交互關係,每一次的經歷都讓自己的流駐足,流連,無論狀態好壞,也似乎都能形成某種形式的推力使我的漂流繼續流動。然而選擇無盡的河流而非又明確終點的湖,也有種無常感,好像無法確定何時何處會有停留,或僅僅是這樣永遠持續流動下去到某個遠方。有些漩渦變成了眼睛,因為本來畫的深色中心讓我連想到與重要人們交談時凝視對方眼睛的狀態

最近又搬家了,這似乎也是漂流異鄉人較容易有的經驗;前陣子發生不少關於居與留的變動與不確定性,也因而特別珍惜一些難能相遇的人與事物,就是漩渦。儘管語言與文化不同卻讓我覺得受到影響、或基於那些渴望交流卻總有些隔閡之下的情緒,對我來說好像都在或長或短的時間裏留下重要的印記

Homesick

鄉愁讓我想到山,台灣的山,它穩固的存在,也代表我的鄉愁就是一定會在我心中,但是它現在常常是被我現實生活中許多的事物所蓋過,常常是看不見的,當然有時候還是會有遺憾與難過。不管是忘記或是面對,鄉愁就像台灣的山,還是穩穩地存在著。

雖然每兩年就會回台灣一次,但多數的時候都是探親住在家裡。雖然可以和許久不見的朋友見面很開心,但最後往往因為和家裡的衝突,最後乘興而去敗興而歸

 

畫裡的顏色代表心情的起伏,時常覺得自己去台灣,像是出差一般,通常至多待上兩個星期,但待到第三天的時候蜜月期就結束了,開始準備收拾行李、倒數回荷蘭的日子。因為家人的關係,我覺得自己在台灣的時候,彷彿又回到和父母同住的日子,必須報告過去一年在荷蘭到底有多少成就,回台灣突然變得像是履行一種義務。透過這個活動的引導及創作討論,思考了如何回台灣跟去台灣,想法的轉化可能性。或許,當自己有伴一起回台灣時,能帶給自己一些勇氣。

對我來說鄉愁是一種熟悉卻又回不去的感受,在國外有時會回憶起那些成長的經歷,想著自己是如何被這個家、這樣的文化背景澆灌,又是如何長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我畫了五棵植物,他們是我的兄弟姊妹,畫面象徵著各自成長的樣貌,雖然在同一片土壤長大,但有一棵長得比較慢;且葉子慢慢改變了顏色,想呈現跨文化經驗所帶來的獨特性與疏離。

我本來馬上想到要畫的就是那些好吃的食物,我倒是沒有「愁感」可能因為我現在要回台灣其實也是很容易的事,畢竟越南台灣的距離很近!可是過了幾天我在想這件事情時,我浮現的卻是一道一道的門,各種思緒在裡頭,不是很清楚在想什麼,但是發現自己其實想到鄉愁還是有些愁感的。那是之後很真實要面對的事情,是期待、喜悅但同時也是沉重、感傷的。加上今年剛好是需要做出決定,「要不要回台灣定居」的一年,目前對於未來的方向仍是個未知,因此原以為自己會畫個什麼美食小吃之類的,沒想到卻成了這幅畫。可能這五味雜陳的感受勝過純粹的「鄉愁」吧!

 

基底是橘色、紅色、黃色代表再度見到家人朋友、想念台灣事物的喜悅。上面覆蓋上了一層灰色的惆悵。黃色的階梯一步一步往上走,要打開不同顏色的門,黃色的門是一回到台灣的驚喜,之後的藍色門是憂傷,因為不在台灣的期間家人有了不一樣的變化。之後咖啡色的門可能是沉重未知的未來。左下方咖啡色的線條是面對親人已故的情緒、家人之間關係變化的表現;紫紅色是回台後的喜悅;深藍色的方框是台灣社會的框架,較淺的藍色圓形是我如何在回台定居後找到自己的樣子。再度回到台灣這件事可能對我而言喜憂參半,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適應得來,我期望自己會找到我舒服的狀態,與台灣社會共存。

也許粽子可以是作為鄉愁一部份,這是我媽包的粽子。在端午前,爸媽開車到我目前居住的城市幫我送來一些食物,包含她自己做的粽子,從小就吃這種粽子,讓我也不知道什麼叫南部粽或北部粽,我一直以為粽子就是像我媽包的樣子。而這種粽子也是從外婆手上傳下來的,一種代代相傳滋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