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tal Images Analysis & Research on Transcultural People's  Notions of Home

Memories happened at home in the past

Abstraction: feelings & emotions

1.

多年來花了鉅資藏在床底的漫畫,被爸媽發現,心痛地得通通丟掉

CMYK. C悲傷、M快樂、Y溫暖、K陰暗

回想起來覺得很好笑,雖然當下氣得半死。

2.

這是在小學前的家裡,有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和小我一歲的妹妹,同住在一間公寓。我和妹妹小時候會在家裡的牆壁上畫畫。

灰色:覺得童年灰灰的,真的開心的事情沒有很多。藍色:平靜。粉紅色:偶爾發生喜悅的事情,會覺得難得。黃色:小時候最喜歡看書,書看久了,抬頭看其他事物會覺得空氣中帶著黃色,眼睛疲勞但感到滿足。

不知為何,對於以前的「家」,第一印象浮現的是最小時候住過的家。那個時候覺得家裡很大,什麼東西都很高,我的視線就像一般小孩一樣,矮矮的,最常見的就是一面面的白牆。想到和妹妹一起在牆上塗鴉的畫面,覺得很單純、很安靜。

3.

這是我在台灣的房間。房間本身不大,因為堆滿了家人的雜物(右邊的左色區塊是一排窗簾,簾子後面堆滿了各種家人的衣服和裝滿雜物的紙箱),還有自己的雜物,變得更加凌亂擁擠。房間沒有真正的對外窗,毛玻璃窗外是一樓往二樓的樓梯,也因此,家人每天都會經過這條樓梯上下樓。因為雜物很多的關係,能隱約看到房間內動靜的只有一小角,但有時候還是會因為這樣覺得自己被窺視沒有隱私,房間。因為家裡人口眾多,我的房間,是唯一一個可以鎖上、只屬於我自己的空間。因此。我很喜歡在放學/下班以後,買一碗剉冰或是其他自己喜歡吃的小吃,回房間坐在床上獨自享用。房間裡有書桌(沒有在畫面裡)和梳妝檯,不過書桌堆滿了各種雜物,加上我喜歡床的觸感,所以窩在床上的時間很多

紫色:恐懼、威脅

橘色:討人喜歡的

玫瑰粉:快樂、困惑

淺藍色:憂傷、挫折

起先思考了很久到底應該要怎麼呈現房間給我的安全舒適感,後來我決定把房間以外的空間塗黑,營造一種烏雲密佈的感覺,想表達的是生活中的烏煙瘴氣。其中黃黃橘橘的點,其實是想表達一種來自家人/社會的關注和凝視,不過意外地讓畫面看起來有點熱鬧

4.

橘色 黃色 藍色 棕色 橘色黃色 是一些溫暖開心的回憶  藍色比較是我們家的環境 還有家中父執輩比較冷酷僵硬的態度  棕色是一些比較複雜像是泥濘般的情緒與記憶 。

5.

紅色:憤怒,是波紋螺旋狀的,想要爆發。但是又害怕傷害了別人,所以用菱形的線條把情緒框起來。

黑色:自我束縛、克制、保持理性。用黑色的理性鎖住情緒。

綠色:委屈,傾洩而出的感覺

黃色:希望、力量。雖然心中還是有好多結,但是相信自己有能力與這些僵固的情緒和解"

"第一個想起來的回憶是,小時候常常被要求必須有更好的表現。身為家裡第一個孩子,背負著爸媽很多的期望:當其他孩子的榜樣、當乖孩子、好還要更好。

 

媽媽總是比較嚴厲,爸爸則是比較寬容。我很努力地滿足父母的期望,想要得到重視和關愛,同時卻也有種被束縛的掙扎痛苦。"

相較於上一張具象畫(用頭腦畫),抽象畫(直覺畫)觸發更多內心的情緒,過程中感覺到自己有點激動。畫的過程又快又急,有一度很緊繃,發現居然不自主地在憋氣

"畫面剛開始很和諧,但細畫人物的表情和顏色時,可以感受到內心也有一股彆扭與尷尬。

小女孩胸前粉紅色的交叉前襟,其實是我想表現出一種束縛;母親的胸前也有一樣的交叉,但顏色更深沉。母親胸前的交叉,來自她過去成長背景的束縛,這股咖啡色的困頓能量朝爸爸衝去,並且同時包覆在我跟爸爸的外圍。

爸爸在我的感覺裡是金黃色的,他想辦法把這股歡快的氛圍傳給母親。

小時候在爸爸媽媽的期待下(橘色),我雖然把事情都做得很好,但還是會感受到彆扭與委屈。我在想橘色的世界外面,是可以飛翔的藍天。"

6.

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小故事,只是很想念當時在夏威夷跟媽媽一起生活的家。在這個客廳跟餐廳有很多平淡美好的回憶,會一起做沙拉、炒飯、包水餃。除了平淡美好的回憶,也有互相大聲吵架、互相對彼此不耐,或是發生過家裡遭竊的狀況,讓我有好一陣子回家都會有點害怕。

紅色、黃色、藍色、粉湖水藍。前面三原色我沒有把顏色跟情緒做連結,我連結的是價值觀。例如:紅色代表某種我跟我媽媽共有的價值觀,但呈現出來的樣貌卻是不同形狀。唯一不是三原色的粉湖水綠是包容自在舒適的情緒,這是我跟我媽媽唯一有碰觸的連結方式。

7.

從小到大搬過很多次家,國小以前是外婆和阿姨帶大的,只有週末或是週間媽媽不上班的時後才會回爺爺奶奶家和爸媽同住。這間小房間是我爸媽第一次搬出祖父母家的房子,也是我們一家三口第一次同住的地方。雖然已經是國小以前的記憶,但是還是一直記得最後搬出去的那一天,我抓著大樓鐵門不肯離開,還一直要求爸媽不要把這個家賣掉。

淡黃淡綠淡藍跟黑色,淡色系是想重現家裡的舒適感,黑色的線條就像是記憶中那個大樓的鐵門,還有身為小孩沒辦法控制爸媽人生決定、搬家等等大小事的挫折

引導式的冥想之後,第一個想到的家竟然是這個短暫住過的小房子,其實印象非常模糊但是感覺卻是非常強烈

8.

小時候還生活在台灣的時候,跟我哥我姊很不熟,(長大以後在倫敦讀書生活才跟我哥關係變好許多)大概是年齡有點差距,對於過去的家這個主題有點難下手,國中生活就是補習回家再寫作業,補習回到家都已經晚上十點多,我的國中是在台中出了名嚴格的學校,每個禮拜都會有全班週排名成績單,每次都要給家長簽名,跟我媽的對話大部分都是今天考試如何,我媽也會常常拿我跟其他同學比較,我爸基本上不太會跟小孩聊天,假日也都在補習,很少有家庭活動,國中的時候真的不太開心,但升上高中開始有參加社團活動,生活重心不再只是課業,這也讓我開朗許多。

灰色跟咖啡色:壓力,黃色跟橘色:舒壓,紅色:分隔線?

國中的我辛苦了。

9.

至親離世的哀傷。

回想起這段兒時記憶,描繪出來時仍感到哀傷的情緒

"草綠色 - 生氣蓬勃、熱鬧

黃色 - 光明、快樂

橘色 - 激動、熱情

藍紫色 - 冷靜、沈穩"

10.

小時候最常坐在媽媽的畫室的大桌子一個人畫畫。那時候覺畫畫是最放鬆的時候,可以走進自己的小世界隨意想像。到現在都還記得那種感覺,只是再也沒辦法有當時的想像力和無束的心提起畫筆了。

我選了紫色(愛和壓力)、綠色(包容和支持)、橘色(競爭和互動)、黃色(溫暖和安全)

還沒畫的時候只想到家裡那張工作桌,開始畫之後想起那個畫圖時頭很低的小女孩,接著想到她最喜歡畫的想像畫,又想到再也提不起筆畫畫的無奈和悲傷,畫到快完的時候好希望能在陪未來的小孩畫畫時,重新拾起畫畫的動力。思緒藉由畫畫和回想的過程不斷拉伸拉遠...

11.

小時候,大概是還沒上幼稚園的時候,因為手上拿著骨牌積木跟哥哥在房間跑來跑去,不小心跌到,手上的積木撞到額頭,撞破頭,我哭得很大聲,哥哥跑去叫爸媽,然後緊急載我到醫院去縫合,所以現在額頭有一個哈利波特記號。

大概是印象太深了,所以場景都還記得,也記得其實那時候已經是晚上鋪好床要準備睡覺,但小孩子嘛,還想再多玩一點,所以拿出玩具來玩,意外就發生了。對於畫畫實在不太在行,二十幾年後把這件事畫出來,好像是件有趣的事。

紅色、綠色、橘色、藍色

想著同心圓是全家人,雖然只能選四個顏色,所以我把弟弟用橘色和綠色混合成一個新的顏色,家的連結很深,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不好。有時候難免會羨慕家庭連結不是那麼深的人,好像有時候少了羈絆也頗輕鬆。

家人感情都很好,雖然偶爾有衝突,可是總是能夠化解。

12.

小巷子,推個們就看到鄰居,距離很近

紅色 黃色 淺綠 咖啡色

憑感覺畫,沒多想,畫得很快

13.

這是我們在外面吃晚餐后回到家時發現了被侵入了家的畫面。畫裡出現的人、事、物:客廳、花園、沙發、小桌、後門、窗簾、暖氣、櫃子、小魚、蠟燭。

我選的顔色只是我辦公時使用的記號筆。抱歉

作爲藝術家的小噩夢,我畫畫的時候會感到失意又無奈

14.

這是在我小時候的家。我腦海裡有一個很鮮明的回憶畫面是晚上睡覺的時候我躺在床上,從房間門上面的玻璃窗可以看到爸爸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時電視光反射在玻璃上彩色亮光。另一個畫面是妹妹自己坐在房間地上玩。不知道為什麼我腦海裏沒有這樣一個關於媽媽的畫面,雖然我知道媽媽一定在那裡而且很重要。

黑色是壓抑跟關閉,紅色是爭吵,黃色是快樂,藍色是和平

我一直覺得我的成長過程跟家庭很幸福美滿,但畫作的時候跑出來直覺的印象讓我覺得好像其實不是這樣的。或許我的家庭並不美滿,但媽媽和爸爸(主要是媽媽)很努力讓我有一個很幸福美滿的童年和成長。

15.

小時候大家會一起在客廳吹冷氣睡午覺,每次都是昏睡、睡得非常飽。除了沙發,我們會拉瑜伽墊或是裸躺在磁磚地上,加個枕頭、小棉被。

藍:冷、淡定、沒反應。紫:衝突。橘:內心轉變、衝突。粉紅:圓融、表達

一開始覺得很抽象,不知道怎麼開始,但試著回想以前跟家人的日常,睡午覺的畫面就出現在腦袋中。

16.

跟妹妹寫完作業後總是會走過天橋到對面的速食店的遊戲區玩,從家的窗戶看出去有一個很大的人工池塘。

家鄉在印象裡的顏色,黑跟藍是周遭環境,紅黃橘是家人

喜歡這部的引導

17.

採用了連環故事的方式描述了七個家裡發生的事件。記錄家庭過去發生的酸甜苦辣:父母親間的互動與磨擦、與需要特別照護的弟弟的互動以及自己當時有的情緒及感覺。

回想過去沒想到還是有很難過的心情。希望自己有一天能重建完整,更有愛的看待家人。

 

18.

 到國外生活前有一段時間很憂鬱覺得時間一直過卻感覺流動很慢, 每天過一樣的生活, 想逃避

橘色-負面情緒/ 黃色-正面情緒/ 綠色-安靜/ 藍色-和平

其實我家人和我關係很好, 一起住但裡面沒畫出來, 畫的是離家之前的記憶

大概離家兩年左右, 對家的畫面越來越模糊了, 我的家現在只存在記憶, 照片, 還有螢幕裡了

19.

//醜沙發//

 

其實我已經忘了上一個是什麼樣子了。

 

但第一眼看到這個新沙發時,我是傻眼的,傻眼的是我爸的眼光怎麼那麼差。那刺眼又突兀的橘色,是我重來沒看過有人運用在沙發上的,飽和鮮豔又虛假,還參雜的一些人工混色的質感,感覺想要偽裝成是皮革,讓人(我)感覺很不舒服,但我知道如果說出來,準定沒好事,只好假裝接受了。

 

設計圈有一句名言,""looks good, feels good.""

 

OKAY I got it.也許這一套在歐洲是成立的吧,但在台灣卻不見得了。我記得小阿姨有次借我鯊魚夾,說過一句話, ""這種東西,越醜得越好用。當然受過設計的訓練我不太認同,不認同的是,因為好用就能豁免醜東西的存在嗎?但的確,在台灣很多東西,越俗的東西通常還真的滿好用的,當然那個鯊魚夾也不例外,比我買過的那些漂亮都還夾得更牢,更多。

 

而那個沙發到底有沒有feels good,我可以很肯定的跟你說沒有。我記得坐在上面時,人工皮造成的黏膩感,加上家母從來不諳家事,這沙發可能連擦都沒擦過一次,更不用說保養了。冬天太冰,一碰上皮膚的頭一秒總是不適,而夏天,冷氣又吹的沙發太涼,也是冰,但當要起身時,皮膚就會跟皮革黏再一起,皮肉暫時剝離的感覺不是很好,但即便我再討厭這沙發,我也無法忽視它,不只因為它的所在位置,也因為它的巨大,還有更多的是,它醜得如此理直氣壯。

一團混亂的黑灰色,傷口的痂,瘀青紫色,極度微量的純白

"在寫關於畫作的小故事的時候,腦子意外地出現非常多情緒,我覺得很酷,感覺是一個很好發洩的管道。但要是沒有人帶領作這個活動,不會想到要自己畫跟解說。

 

也發現自己滿喜歡寫文字的,然後知道這東西可能會被公開,也滿足滿一部分的虛榮感 (想試著整理成一系列,如果有平台發表的話) 另外,自己的情緒有可能傳達給陌生人,讓我感覺那些幽微的情緒得以見光,被看見,甚至於被理解,就覺得那些重量不再是我一個人承受。"

20.

國小有一次我跟姊姊要幫爸媽慶祝結婚紀念日,因為要吹蠟燭所以我去關走廊的門姊姊關燈,但因為燈的開關在走廊門的旁邊,我姊把手指放在門縫裡我沒看見所以我一關門就把她的手指夾到了! 然後她就大哭我們就全家去醫院了~還好只是瘀血手指並沒有斷掉@@

銀灰-流動、音樂/淺綠-生命力、植物的氣味/淺藍-空氣、濕氣、開放的感覺/橘黃-暖暖的、食物香氣

21.

樹、花園、窗戶、我、冬天

黃/明亮、紅/破口傷口、紫色/憂鬱、藍色/平靜

不想要有一個明確的分界,甚至讓顏色混在一起可以成為另外一個顏色。覺得很像過去的一切已經很模糊,成為現在(明亮的黃色)的一部分。

22.

23.

家裡是喜事發生的地方 印象中姊姊訂婚那天家裡布置得很漂亮 紅色代表鞭炮聲跟一切的熱鬧與祝福 家也是聚會的地方 以前家中也一張紅木的大圓桌 雖然不常使用 但有家庭大聚會的時候 也會擺上滿滿的佳餚 我的房間也好多櫃子 學生時代的回憶都建構在紙上面 信件卡片考卷獎狀照片書本等 雖然都保留但也很少打開

客廳有個老爺鐘 要上發條的那種 發現時間不準的時候 我偶爾會去上發條。

黃色-明亮的空間 朝氣 綠色點點: 活動足跡 跳躍 橙色波浪:流動的心情 輕盈 膚色:交換 混合 空氣

畫到一半被女兒打斷 也發現應該在紙上留白 不都畫滿 更好

終於拿起畫筆 畫著屬於自己的回憶

24.

第一個習作過去的家(具象),出現在我心裡的是搬家前舊家的模樣,三房一廳,母親與弟弟住著主臥房,我住在小書房,父親已離開但至今還活在世上,當時倒是有一對母親友人的父母租了客房,算是很早的多元成家概念,母親當時開店工作忙碌,所以客居的爺爺奶奶偶代父母的陪伴。我似乎拒絕了所有與人相關的回憶,只剩記憶中的物件。

母親教會我怎麼煮水煮蛋,爺爺奶奶煮給我們吃的乾麵,自己房間睡前的錄音機,與房間中我儲蓄的紅色小豬_牠在父親離開的時候被剖開,人財兩失。

紅、黑、灰、藍。直覺拿出的顏色為紅與黑,再下一刻對於灰、藍分別連結到父親與弟弟。

最一開始的破題是黑色閃電,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畫這個。再來的紅色讓我聯覺到母親,但這些垂墜的線條是有些震驚自己的。灰色背景是我最後的增述,動筆時早忘記一開始畫那一斜下方向線條時對應父親的連結,上下重複揮筆的張力漸增也是有些震驚自己,我告訴自己該停了。

物件而言,廚房應該還得有個微波爐與即食品,我記得是很難吃的牛腩包。令我意外的是,我沒有畫我的鋼琴......客廳只出現一個不知為何的S線條。

25.

小時候家裡常常很髒只有週末爸爸會拖地,拖完地大家都喜歡坐在地板。印象很深刻的是,小時候爸爸媽媽就常常帶著我跟姊姊一起玩牌,從拱豬到橋牌,玩一些很超齡的遊戲。我總是跟爸爸同組因為年紀最小,媽媽跟姊姊

紅黃藍綠,總體來說對家的感受要不是求學期間的空白要不幾乎都是快樂的

不同團顏色是當我想著我跟個別家人的關係畫的

這是在想到家的時候腦中冒出來的第一個畫面,從小長大一直到搬來荷蘭住的地方

26.

小學六年級已經是一個大小孩的階段,跟爸爸的關係不再像孩童時那麼親密。那時候的開心很自然地讓我們擁抱在一起。這是當我想到家的記憶的時候,門口的玄關是印象深刻的場景。大概是我最喜歡的家裡的一個角落。

粉紅色:溫暖、愛、安全;黃色:溫暖、明亮、開朗;棕色:穩定、安全;黑色:缺席、不開心的

原生家庭一直給我永恆溫暖安全的存在。不過這是我自己的視角。

27.

這是小時候的我。因為我是獨生的,可惜爸媽不明白我,常常感到不被理解和重視。大約十二歲開始每次感到委屈、不快時就會跟浴室鏡內的自己訢苦、落淚。每次對談完心情會平伏一點。

 

回家途中會經過海灘。有時會走到海灘賞月或星。希望月亮姐姐/我的星座可以有一天帶我離開這個大鳥籠。小時候生活倘算富足但總覺得不能做自己,覺得自己只是父母的偶娃,所以覺得住在大鳥籠內。

1. 我很驚訝發現我仍記得/在意這段回憶,still feel a bit sad

2. 我很喜歡我調的紫色。而且我在意站在鏡前的我畫得漂不漂亮 , 鏡內的隨便幾筆便完成

3. 星空的黑夜是在紙上混色的。過程好舒暢尤如帶我回到在那沙灘再次經歷不同晚上的心情

綠色:舒坦,平靜,真實

黃色:活潑,energetic

紅色: passion, 生命力

黑色: evil 破壞 厄殺

綠色的舒坦國度是我理想的生活空間/我的理想國 - 舒服快樂融合。塗顏色時好愉快

黃跟紅是我的靈魂- 我真的很認真地塗一個perfect circle

其實畫創作到這刻是很開心,滿足的。

黑色是代表父母對我那時候的箝制和限制,對我的破壞。

28.

黃色:光、橘色:溫暖、藍:憂鬱、紅色:衝突

很自由的揮灑。家中雖有各種衝突及憂傷,卻也有許多溫暖人的小事能掩蓋這些,我的父母雖不善言辭,但他們卻很願意用行動去表達他們對家的愛,是充滿光,也很深刻在我心中。

29.

我在爸媽家裡清出了一個房間,它是我的房間,也是第一個屬於我的「家」

漫畫書,書櫃,心情告示板,鬧鐘,蟑螂,蜘蛛

咖啡色:壓力,憂鬱,羞愧

藍色:悲傷,哭泣

紅色:憤怒

黃色、橘色:希望

What a nice and simple haven!

30.

不懂事的小朋友們,在玩長大會後悔的事

電視、書桌、我、弟弟、朋友

咖啡色-熟悉、安心

橘色-溫暖、安心

綠色-恐懼、未知

紅色-喜歡

抽象好難,結果還是用很草的方式在畫具象物

Flow:具象物?好奇是什麼。

31.

小故事的回憶太多,我也早走出了回憶的漩渦,我成長的家的概況跟概念,我用這張圖呈現出來,幼稚園時期,我們住在一個有院子的房子裡,精神方面不是100%健康,但也還沒有變差到像後來那樣的媽媽在那裡用自己的雙手建立起一個能讓她發揮的家園,有我,小動物,植物,和她喜歡的手工藝,她在半受困,半OK的世界裡載浮載沉,像人魚一樣游著泳般過日子,我的爸爸也試圖在這裡面游泳,但他游的不好,其實他是根本不會游,只會憋氣用漂的,踩水,水母漂跟在水中走路等等。他期待也要求媽媽人魚長出雙腿好好走路,幫他把已經淹成游泳池的家排乾水大家才能坐下來,人魚長不出腿,他很失望也很憤怒,但是他可以花很長的時間在外面的陸地上生活跟娛樂休閒,不想游泳的時候就可以不要游,自由進出來去,媽媽游泳的力量很強,但是他們兩個都沒有注意到,小小的我一直整個泡在水裡,我當時無法游泳,但是我長出了鰓,生存了下來,而且當我媽牽著我到處游的時候,我很開心。

粉紅色:代表我美好而天真 開朗可愛的本質 很輕柔 很爛漫而可愛的情緒 愉悅 delightful 還有粉紅色泡泡

灰色:閃電壓迫在粉紅色之上 冷不防的無預測來襲 情緒:沈重 壓迫 驚嚇

黑色:荊棘分布在粉紅底色的版圖之上。情緒:痛苦 無助 害怕 孤單 辛苦 堅強 不安全。

紫色:壓迫著粉紅色的格狀結構也有自己的情緒。 奇怪 陌生 不和諧

咖啡色:沈悶

已經花了很多年去回憶和療癒的創傷經驗,畫到一半還是很崩潰,不過最近剛好正在又一次的跟自己的內在小孩進行再一次的新關係建立,從過往的攜手,走入完全的整合,為的是迎接和啟動人生的下一階段,能有機會經由這個作畫和我的勇氣和平靜連結,是很好的經驗。而且很意外地從中產生了“游泳”的象徵圖像來呈現那個家的情境,和我的母親在不穩定的精神世界跟不穩定的『母親功能』有如一隻人魚般的生存方式,這個創意的連結突然在作畫過程中出現讓我自己也十分驚訝和驚喜。

Flow: 左邊提及的經驗,是否在這個過程跟"人魚"形像的產生,是否有感受到"升華"的心境? 當然這個畫不是升華的原因,畫畫只是反映出自心。 童年的妳辛苦了 。

32.

小三的時候,從屏東鄉下外婆家搬回到台北的家跟爸媽還有妹妹住,回家沒多久,就發現爸媽房間的木板門破了。一直到長大要出國前才得 知家裡的密秘。祕密的重量讓我覺得太沉重。 

我選完顏色之後,原本想藉由奇怪的立體空間來表達走不出去的感覺,但是選完顏色之後,我就開始抽離,然後變成開始在紙上找幾何跟填色規則  。

33.

傳統家庭裡的老么,從小就被媽媽說,小孩子有耳無嘴。漸漸地我就變成一個沒有嘴巴的人,聽著一堆大人發表沒什麼意思的言論,思想還是在的,只是都內化了,發展出自己跟自己對話的能力,這一直影響著我到現在,在荷蘭這個人人都愛發表自己意見的地方,自己常覺得沒有發表意見的需要,或是自己各種想法內化到很多層去了,也不是故意不想讓人了解,而是太深了不知從何說起。

 

加上自己從很小的時,就發現如果想做什麼事,問媽媽可不可以做,現代家庭的媽媽就開心說好的事,媽媽的反應一定是:母湯,所以就發展出了自己靠自己辦法去做吧!實事總是證明,後來就算被知道了,也不會怎樣。 說實在的,就是媽媽怕多花錢跟多麻煩,我很慶幸自己不知道為何國小國中就能這麼正面的處理這樣的事,或許就是因為沒有嘴巴的關係吧。

小時候家裡的生活很基礎,父母沒有閒錢跟精力提供基礎外的東西,但這個基礎下也活的很安穩。生活中一定有大小事,但也覺得沒什麼了。藍色是一種漂流的安穩還有我們跟在遠方父親的連繫。黃色以及混到藍色而成的綠色就是一個很光明的生活感吧。

 

紅色的點點是住一起的家人,大小是自然暈開的,像是離很近的星星但是獨立的個體,爸爸比較像遠方的北極星。

34.

想起兩件和父母起衝突的事。高中一年級時我非常堅持加入儀隊,我小學時爸媽帶我去總統府看過儀隊表演,從那時我就對儀隊有著憧憬。但是父母堅決反對,我生氣地跑到樓頂鬧失蹤了幾個小時,爸媽差點要去報警。

 

高中時初戀被媽媽反對。妹妹那時在準備聯考,我和男友常出遊,她幫我瞞著爸媽,心裡壓力很大。媽媽越發現不太對勁,逼問妹妹。她只好說出口我有男朋友。印象很深媽媽氣得發煙,很用力掐我的耳朵,耳朵痛得發紅。我心裡很難過媽媽對我很失望,但也很矛盾地對媽媽生氣。

黑:困惑混亂

紅:憤怒

黃:期待。喜悅

藍:平靜

在我成長的家庭,大多是平靜和樂的,但是也有沉重混亂的時侯,尤其當爸媽吵架或是家裡成員有激烈情緒的時侯,我會覺得困惑和感受到氣憤的不和諧。我常會抱著期待的心情,希望一切都會變好,也努力去協調讓一切變好。

想起那棟居住的公寓和每天的活動。還記得非常清楚家裡的樣子和擺設,還有歡樂的時光。在畫畫過程中,想起當時那麼年輕的自己會有這麼強烈的情緒反應,現在覺得很訝異。想起當時為了男友和媽媽翻臉爭吵,如今想起來也很難想像那時候怎麼有這麼大的勇氣。或許真的是年少輕狂,叛逆熱血吧

35.

某次全家去中國旅遊時爸爸在親戚和其他團員前大吼大怒撇下相機和團員自己走了,因為身為小孩的我們極不配合拍照(或許因為正進入青少年時期,對於什麼行程都表現出:好無聊、好熱、這有什麼好拍的不配合態度),平常什麼景點都要拍個一百張紀錄家庭生活的爸爸後來在整個中國行都呈現脆弱易怒的狀態,回到台灣家中後也持續了好幾週才慢慢回復。

紅色:衝撞或憤怒/黑色:憂鬱與負面情緒/綠色:和平與平穩/橘色:開朗或試圖表現開朗/藍色:敏感與貼心

用四種顏色表達了一家四個人四種不同情緒狀態和相處模式。

一開始真的很難想到對於我來說傷心的回憶有什麼,通常習慣只記得自己想記得的回憶,不好的回憶就讓他淡去。但經過這個練習,仔細想了幾分鐘挖掘出一些小時候經歷的情緒,也在創作的過程中體會到這個記憶對於我現在和家人相處行為模式的影響。

Re: 左圖右上方的方型跟三個點是什麼呢?父親與其他三個家人?